• <th id="5zami"><track id="5zami"></track></th><progress id="5zami"><big id="5zami"></big></progress>

      1. 
        
        <span id="5zami"></span>
        <ol id="5zami"></ol>
      2. 文苑撷英

        趙娟妮 散文——《撞燈籠》

        作者:趙娟妮     時間: 2019-02-19     點擊:2898次    分享到:

        撞燈籠

             

        燈籠,作爲中國一種象征團圓、喜慶的物件,在很多節日慶典場合都會亮相。作爲中華民族的傳統節日,春節又怎能少得了燈籠這位“嘉賓”呢?上世紀六七十年代,我的老家關中過春節,迎新年的其中一種重要方式——撞燈籠,就是與這吉祥如意的燈籠有關的習俗。

        撞燈籠是小孩子們過年時最喜歡的遊戲。每年過了正月初五,街道上什麽白紙做的羊燈、黃紙做的獅子燈、花紙做的大公雞燈……挂滿了街道兩邊。而有一種完全用竹篾編制的、被稱作火鼓樓的燈籠,數量最多,銷量最大,價格也是最便宜的,這種燈籠是撞燈的首選燈籠。那些有12歲以下的外甥、外甥女的舅舅們,一大早就張羅著上街給孩子們挑選燈籠、送燈籠。挑選燈籠時,印著“長命百歲”幾個字的燈籠是必選的,因爲這燈籠承載著舅舅對孩子來年“照舅”,茁壯成長的心願。而那些造型優美,做工精細的花燈,價格相對要貴一些,舅舅們按照孩子的喜好、個人的經濟能力,適當的選擇一些作爲點綴即可。

        到了初六、初七,舅舅們的燈籠基本就送到了。不用大人吩咐,天剛黑,孩子們就歡天喜地的張羅著給燈籠安裝蠟燭和挑燈用的小棍。安裝蠟燭,就是將蠟燭上的竹簽,穿進燈籠底部,剛好能夠容納一根竹簽通過的細鐵絲環裏,再把自家種的蘿蔔,切上自己拳頭大小的一塊兒,直接用穿在燈籠上的蠟燭竹簽紮進去,蠟燭安裝就完成了。安裝挑燈用的小棍相對簡單一些,從家裏的掃把上折一段大約六七十公分長的一節,穿進燈籠另一頭的鐵絲孔裏,擰上兩圈兒擰成一個小圓環,燈籠就被牢牢的紮在小棍上了。一切准備工作就緒,天差不多就完全黑了。小夥伴們用母親做飯的火柴點亮自己的燈籠,沖出家門,你叫上我,我叫上你,三三兩兩,提著燈籠,興高彩烈的蹦著、笑著,踩著燈影,瞅著被燈籠照亮的巷道,就趕往燈籠會場去了。一邊走一邊還念念有詞的唱著流傳了不知多久的“燈籠會,燈籠會,燈籠滅了回家睡……”這種簡單、淳樸的童謠。

        隨著小夥伴聚集的越來越多,一些比較調皮的,大一點的孩子就開始七嘴八舌的挑釁似的,對小朋友的燈籠評頭論足起來:“信不信我能瞬間讓你的羊燈變成禿羊”、“你的蓮花燈再漂亮,也不如我這火鼓樓燈經撞,不信咱倆試試”、“你這獅子燈是頭肥獅子,撞起來肯定笨的跟豬一樣”、“你的公雞燈好看是好看,就是不敢和我撞”、“我這火鼓樓燈籠是最結實耐用的,不怕你們撞”那些個性子扭,不服軟的小家夥,聽了這些話,豈肯認輸,紛紛應戰。

        于是,撞燈開始了,那些大一點的孩子憑借自己多年豐富的撞燈經驗和靈活的身體,左閃右躲,前沖後撤,天不怕地不怕的,把個火輪燈掄得呼呼響。一會撞下這個,一會撞下那個,要不了幾個回合下來,一些花燈就先挂了彩,一不留神“獅子”尾巴被燒的只剩一根鐵絲了,“羊”身上的毛被燒的東焦一塊,西缺一塊,“大公雞”直接被燒的一命嗚呼了。還記得那個被燒了“公雞”燈籠的小女孩,一邊抹著眼淚,一邊追著撞她燈籠的孩子,要他賠燈籠……那些挂了彩的花燈,嘗到了火鼓樓燈籠的厲害,通常也不敢繼續戀戰,瞅個機會就退下來,站在一邊觀戰,那些膽大不怕犧牲的花燈則左沖右突,繼續奮力拼殺,拼到最後即使掉了花瓣,少了花穗,羊燈身上的毛被燒光了也再所不惜,他們勇敢,果斷的精神,同樣也會爲他們贏得大家的稱贊。

        正月十六,是撞燈最精彩的時刻。也是這一年最後一次撞燈,所有村裏的小朋友都會帶著自己的燈籠來,她們你碰碰我,我碰碰你,碰的熱鬧碰的開心,碰的燈籠著了火,碰的燈火映紅了孩子們的笑臉,也燃起了一家家鄉親來年的好運勢。看著陪伴了自己近十天的燈籠在夜空中化爲璀璨的一團火焰,一縷清煙,消失在夜空中,孩子們才會意猶未盡的回家,把今年打燈籠剩下的小蠟燭,點滿家裏電燈照不到的角角落落,然後才會睡覺。這一年快樂的撞燈會就這樣結束了,年也就過完了。

        這樣的小遊戲伴隨著我們的童年度過了一個又一個春節,也給我們帶來了許多的歡樂。然而這些年以來,隨著社會的發展,舅舅們送的禮物從蘊含童趣,包含深意的燈籠變成了玩具、學習用品、新衣服等生活用品。孩子們童年的一點點美好,都淹沒在了這個物質的世界裏,孩子們再也感受不到原先那種簡單,快樂而又純真的童年了。希望這些美好,在與時俱進的同時,還能繼續保持一些老一輩的傳統習俗,讓傳統文化繼續得以傳承,讓還孩子們能夠繼續擁有一個開心快樂的童年。

        (陝鋼集團  趙娟妮)

        上一篇:逯玉亭 詩歌——《年味》 下一篇:李 轲 攝影——《西安城牆新春燈會》